从天空遥望战争:美军航照里的台湾战史

1941年日军攻击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正式爆发,太平洋上的台湾岛,自然成为盟军眼中的目标之一。随着战争越拉越久,原先势如破竹的日军也逐渐疲乏,在盟军反攻的号角逼近之际,从空中收集情报的侦察机也出动了。那些空中的眼睛紧紧盯着地面上的一草一木,用相机完整记录,再将送回营地让专业人员分析相片中的深层符码:究竟是机场?还是营地?或是工厂?还是一个经营中的要塞地带?任何变化都难逃这个法眼。

从天空遥望战争:美军航照里的台湾战史

在1944年初期,因为在台日军的航空部队仍具威胁性,加上地表上也有大量未知且兇猛的防空砲,盟军飞机自然飞得较高、带回的影像也并不清晰,无法辨识微小的建筑物。然而在1944年10月在台湾东部外海爆发的「台湾沖航空战」中,美军取得了杰出的战果。日本在台湾的航空力量几乎瓦解,美军的航空部队得以对台湾地表上各个可疑的机场、军区,展开前所未有的大空袭,那些随之在后的摄影部队,自然也就毫不避讳地越飞越低、带回了一批又一批清晰的航照。

地面上,日军正改变战法:他们认为台湾在此时,就该是一个吸引美军兵力入侵的诱饵。至少得让战火远离日本本岛、为大本营拖延更多的时间。于是乎地表上的日军展开了岛上前所未有的「要塞化」行动。当然,这个过程,在天上的飞机也看得一清二楚。好像是拿着放大镜的孩童,正兴味盎然地看着地面上惊慌失措的蚁群,急忙修复刚才被严重捣坏的巢穴。

直到1945年8月,当终战的广播在全岛传送开来,天皇的玉音貌似安眠曲,地表那些经历战火、风雨灾害、病疫、粮食危机,早已疲乏的蚂蚁们,终于可以休息,不用再忙着挖掘暗无天日的地下坑道了。

那些珍贵的台湾岛历史航照,被带回美国尘封了半世纪。在中央研究院的计画中,终于一批一批地被带回。也在这个时候,台湾人才比较有办法听得懂我们的长辈口中的「战争」是怎幺一回事:日本人的军机场在哪里?当年的空袭烧掉了多少房子?他们当年在海岸线挖掘的防空壕,到底长什幺样子?

最初对于这些航空照片的解析,当然只能停留在看图说故事的层级。但是随着更多的史料出土、研究者们不断架高论述的层级,其互相参照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多元。如同一颗颗互相嵌住的齿轮,互相牵引与转动,让当年地表上「不被知晓」的历史,终于得以更加清晰以及立体。

在东台湾的花莲港地区,这个在1944年战争初期的头号战区,展开了最完整的要塞化。位于花莲海岸平原上地势最高、视野最好的独立山──米仑山(美仑山),在1944年中后期被逐步改造为超级大要塞:沿着等高线缓缓陡上的军用路与坑道口藏在背对砲火的西侧、面相太平洋的东侧则有大量机枪堡、砲堡构工的痕迹,那些因为施工、植被被移除而露出白色的地表,就是证据。

从天空遥望战争:美军航照里的台湾战史

在淡水的高尔夫球场,在1944年展开要塞构工。从美军的航照上可以清楚地看见闪电型的交通壕、以及挖掘砲堡的痕迹。为了戍守台北盆地最前缘,淡水河两岸的高地早已做好準备[1]。

从天空遥望战争:美军航照里的台湾战史

在台湾岛上最大的工业与南进基地──高雄,位于军港南方的柴山北峰,海军则在此兴建规模宏大、气势磅礡的舰砲砲堡数座,準备跟敌军决一死战。

从天空遥望战争:美军航照里的台湾战史

这些地表上的符码还有许多值得解析的角度,我们也可以把镜头转向台湾更多曾经参与这场战争的角落。当然这些需要更多的史料、田野调查相互交叉论证。但无疑的这些留存下来的影像,绝对是我们不可忽视的资产。说到底,我们对于台湾历史的认识开始的太晚、对相关史迹的保护意识也不足,捡回的记忆自然就越来越少。或许正是缺乏这些对历史的了解,我们的官僚在面对这些严肃的战争课题时,随便引用根本就没在这块土地上产生过意义的「孙子兵法」去随意高谈阔论;又或者把这些珍贵的战争遗迹当成炒短线的发财工具,对于其背后历史脉络、未来愿景根本没有多想,也不知道这些遗迹在世界史上的意义何在。

然而从现在做起,或许也够亡羊补牢。至少当我们的下一代在思考台湾战争论述时,可以谈一谈这场近80年前,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战争,如何与现今的我们切身相关,并从中获得启发。这也是这些战争文化资产,能带给我们的最大价值所在。

 

[1]画面南方的高地即为八里挖子尾,至今仍保留一座完整的日遗砲堡。近期在淡江大桥的施工过程中,遇到被拆除的危机。现因文史工作者的提报而工程暂停,但为它的后续命运仍然值得关注。